寧波甬亮租車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車型展示

聯系方式

聯系人:李經理
電話:0574-8807111
手機:1386787111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業內人士揭婚慶公司欺詐內幕

編輯:寧波甬亮租車有限公司  時間:2012/03/07  字號:
摘要:業內人士揭婚慶公司欺詐內幕
這個草長鶯飛的春天,新娘小董和新郎小曹一回想起那個本該皆大歡喜的日子,就傷透了心。 

  那是去年冬天,他們舉行婚禮的日子。小董說:“就是在夜里也會委屈得流淚啊!” 

  請北京伊緣園婚慶公司為他們舉行婚慶儀式,是朋友送給他們的新婚賀禮。這位朋友通過114查號臺查到了這家婚慶公司,價格比一般的婚慶公司要貴2000多元。“一分價錢一分貨,貴肯定有貴的理由。”聽了伊緣園公司負責接待他們的張小姐的熱情介紹,朋友二話不說就付了賬。 

  這份與伊緣園公司簽訂的合同上寫著:公司為新人提供車盤鮮花裝飾300元,婚車租賃5200元,當天的化妝師460元,總計5960元。若其中一方違約或者履行義務不完全,則需要繳納相應的違約金。 

  “花最多的錢,卻得到最差的服務” 

  2006年12月16日,小董起了個大早,精心打扮后,一邊憧憬著未來,一邊盼著她的新郎和婚車到來。 

  按照約定,婚車會在上午8時抵達。但直到8時45分,婚車才姍姍而至。看到滿臉疲憊的新郎和裝飾平平的婚車,小董一下子傻了眼。“除了頭車上放著一個花盤,其余5輛車沒有任何裝飾,和普通的車沒有任何兩樣。”小董回憶說。 

  事后小董得知,婚慶公司所承諾的婚車鮮花裝飾只包括頭車花盤,其他車輛并不包括。而這個惟一的花盤在當天接她的路上,被大風吹跑了。新郎小曹當時氣憤地致電伊緣園公司,要求補上花盤,但他得到的答復是,為了不耽誤婚禮的進程,建議最好找一家花店補上。 

  小曹無奈,只好繞道補鮮花。補花完畢,婚車司機們卻開始“罷工”了:“不加錢就不走了!”要求補交超時、超公里費,每人500元。 

  小曹不明白,婚慶公司造成的失誤,為什么要自己來掏腰包?僵持之中,還是小曹的伴郎悄悄給每個司機塞了500元錢,婚車車隊才重新出發。 

  后來小曹找到伊緣園婚慶公司,希望討回“超時費”,不料,對方的工作人員答復說:“給你是人情,不給是常情。” 

  小曹回憶,婚慶公司的工作人員當時對他說,合同只是約定7點半到達新郎家,并沒有對接新娘的時間作出規定,因此對婚車晚點并不承擔責任。此外,新人對所簽合同上的“婚車裝飾”這一服務款項并沒有理解正確,合同上的“婚車裝飾”本來就只包括頭車的花盤。 

  “這樣說完全是利用合同的漏洞。”小曹說,當時和婚慶公司雖然沒有達成書面協議,但卻有過口頭協議。 

  “婚后3個月我一直不敢進岳母家的門。”婚禮上的遺憾讓小曹心里備感歉疚,“婚禮最講究吉時,而我們的婚禮卻推遲了將近1個小時。”小曹表示,當天由于婚車晚點,許多儀式未能按計劃舉行。他后來才聽說,這個所謂的婚車車隊,是臨時湊的。 

  “我花了最多的錢,卻得到了最差的服務!”日前,小曹憤而將北京伊緣園婚慶公司訴至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要求公司退還汽車超時費、車盤裝飾費、精神損失費、汽車租賃費共計5980元。小曹說,“受騙的人不止我一個,但站出來的人太少了,我想以此引起社會的重視。” 

  一審開庭后,記者采訪新娘小董,她哽咽著說:“一輩子就這么一次,怎么能弄成這樣?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新婚后和丈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操辦自己婚禮的婚慶公司對簿公堂……” 

  業內人士揭黑幕  對于小曹夫婦的遭遇,湖南長沙某婚慶公司總經理黃銀春并不感到吃驚:“這并不新鮮。”2005年她曾經撰寫了一篇《長沙市婚慶白皮書》揭發行業內幕,在業內掀起了軒然大波。 

  “當時很多人打電話來威脅我,讓我出門要小心點!”時隔兩年后,黃銀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現在的婚慶行業可能比兩年前更糟糕。” 

  “入行門檻低,缺乏法律規范,是目前婚慶公司面臨的主要問題。”黃銀春說,在長沙成立一家婚慶公司,只需要8萬~10萬元的啟動資金,在工商局注冊就可以正式成立。由于婚慶市場巨大的消費潛力,同時又沒有全國統一的執業標準,因此只要“有一點人脈,能說會道一點,就可以開一家婚慶公司”。 

  攝像、司儀和鮮花目前是婚慶公司主要的服務項目,“這背后的甜蜜陷阱多著呢!”黃銀春說,一個普遍問題就是轉包,一些婚慶公司接到業務以后,自己沒能力做,再包給外面的“游擊隊”,從中賺取差價。在“五一”黃金周這種旺季,正常的婚慶公司每天接5單就算是飽和了,但一些婚慶公司通過轉包的方式,每天能接下幾十單。 

  所謂的婚慶“游擊隊”,沒有營業執照,只有一個手機號碼,通常是一個司儀和幾個攝像搭檔,再到花店搞點布置,就可以做婚慶服務了。這種非正規的婚慶“游擊隊”是零成本作業,大多數工作人員都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攝像師只要會操作機器,就開始接單了。” 

  黃銀春表示,一家婚慶公司的正常營業利潤可以達到30%,而這種“游擊隊”的利潤可以達到100%以上。 

  她曾算過一筆賬:在長沙,金牌司儀的合作價是400元到600元,而金牌司儀的價格在和新人簽合同的時候一般抬到1200元左右,司儀這一項的利潤率即便是正規公司,也至少達到了50%。一般的司儀只要200元到300元就可以了,市場價在380元到1000元之間浮動,許多公司在簽約司儀的過程中都是“只問價格不問質量”。 

  “看到有錢的就多要點。比如開價1200元的攝像服務項目,碰到有錢的,就可能要1800元。明明是可以多次使用的道具,租金比買價還貴。”黃銀春舉例說,比如一個浪漫小屋,就是用紗和花搭起來的一個架子,造價不超過1000元,而且可以反復使用,租價卻要1800元。“也就是說,婚慶公司花1000元造的一個浪漫小屋,至少可以在5場婚禮上重復使用。按照每場租價1800元來算,5場就是9000元,扣除成本1000元,婚慶公司裝扮一個浪漫小屋的利潤率就已經達到了800%。” 

  司儀索取財物也是婚慶中常見的現象。“有的司儀很狡猾,當著許多客人的面要,新郎、新娘面子上過不去,不給不行啊!如果司儀沒有收到紅包,那他還會帶情緒,給臉色。” 

  許多公司利用大多數新人對攝像機不懂又期望拍出好效果的心理,對新人進行誤導。很多公司標榜自己擁有廣播級攝像機,把攝影的價格抬得很高。其實,真正的廣播級攝像機只是電視臺用來做節目的,在長沙根本就沒有能與廣播級攝像機相匹配的后期制作設備。那樣的設備至少需要幾十萬到上百萬元,一般的婚慶公司根本承受不起。 

  更讓眾多新人想不到的是,很多公司往往都會跟新人推薦雙機攝像,也就是在婚禮現場采用兩架攝像機同時拍攝。但婚慶公司在現場往往會采取一臺拍攝、另一臺只做擺設的方法,讓新人白白花了冤枉錢。 

  婚慶市場行業標準即將出臺 

  “婚慶行業現在正在進入高速成長期,這個趨勢至少要持續5年到10年左右,因為整個婚慶市場是個千億蛋糕。”中國社會工作協會婚慶行業委員會總干事史康寧這樣形容目前全國的婚慶市場。 

  據該會向記者提供的數字顯示,目前全國每年結婚新人近1000萬對,僅北京市2006年就有17萬對新人注冊結婚。新婚人群愿意把積蓄的31%用于與婚慶有關的消費,全國每年因婚禮當日而產生的消費接近3000億元。北京市去年僅婚禮當日消費就超過40億元。 

  隨著婚慶市場蛋糕的“膨脹”,近年來新人與婚慶公司之間的糾紛數量也直線上升。來自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的統計顯示,2006年該市消費者投訴熱線受理有關婚慶服務的投訴較去年猛增40%。 

  “婚慶行業缺乏相關的標準體系來規范,是目前這種混亂的根本原因。”史康寧說,在沒有出現國家統一標準之前,目前整個行業的規范主要依靠行業自律。據介紹,目前全國各省會城市基本都已成立了本地的婚慶行業委員會,自行開展培訓班進行資格認證。 

  但僅僅依靠行業內部自律顯然不切實際,目前許多省市在探求更多的規范婚慶市場的辦法。日前,北京市工商局出臺了婚禮服務合同范本,并且開始在網上公開征求意見。北京市工商局有關負責人表示,這個合同曾經在西城區進行試點。 

  如何從根本上規范婚慶市場,維護新人權益?史康寧透露,2005年下半年,國家標準化委員會和民政部已委托婚慶行業委員會著手建立全國婚慶行業管理與標準體系,這個體系的框架在2006年已經完成,今年將進入制定細則階段。 

上一條:養一輛小汽車的費用 下一條:新手練車 租車為尚
比特币价格惊现闪电崩盘 数秒内暴跌80
7m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双色球投注金额表 时时彩官网 全天赛车pk10免费计划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APP 新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双色球黄金分割率算法 环球国际 江西时时二千万 波音在线